大发快3网址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 逐尘录

逐尘录

逐尘录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3-08 12:59

评语:人物形象饱满,条理清晰,结构层次分明,《逐尘录》真是一部很棒的故事,难得看到这么好看的小说,太棒了

主角沈沐白,苏白青小说《逐尘录》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武侠小说,主要讲述了这纷乱尘世,精彩纷呈,能在此间走上一遭,甚幸甚幸。这江湖便似那珠串,而我,就是那细绳,将这各式珠儿一一串起。于是,有了新的江湖。

精彩章节

这场风波之后,并无大事发生,云龙赕很快便恢复了往日景象,偶尔有人说起此事,却也没人过多追忆。许家派人取回尸体,也并未对刘家给以颜色,不过人人都清楚,刘家以后日子定然不会好过了。刘家老太大寿不了了之,那七七四十九日布施也是告一段落。随后老太太一病不起,看来已没多少时日可活。那向天狼被一众护从连夜送走,早已不知去向。日子还要一天天过,所有人都已恢复如常,除了安小乙,他心里波澜却是迟迟无法平息。

老板娘以往都不会在店中待太长时间,这次却出人意料的一直住了下来。她对酒楼生意也并不关心,一切交于福伯顾伯处理,偶尔到大堂逛逛,也是马上引起混乱,于是她也不爱出去了,坐在鱼池边摇椅上看书打发时间。而那白衣书生,每日睡到正午时分,又将自己打扮的风度翩翩,向姐姐问好之后便匆匆出门,偶尔陪她吃饭,也是银子花光,找个机会哄她一哄,而老板娘也从不拒绝,书生每次都是钱囊鼓鼓,笑意盈盈。虽说这书生纨绔,但对众人都是以礼相待,众人不说喜欢,至少也是没有心生厌恶。老板娘想让白青在楼里住下,怎奈白青不肯,她便不再强求,她心知这小丫头心思,却也并不说破。

转眼就过了一月有余,已到了寒露。这些日子,虽说平淡,小乙也是长了很多见识,他还发现瘦猴知道的江湖故事多的出奇,于是有空之时便拉着他的“华哥”让他大肆摆谈一番。此时破庙也已是焕然一新,庙门被修好,门上上锁,墙上破洞被堵住,地上杂物被清扫一空,土地公也被从头至尾收拾干净。小乙还找来木板做了两张简易小床,床上有被褥,床边有炭盆,一旁还置有一堆炭火,都是用小乙一月工钱购置的。唯一没动的,就只有庙顶那块破洞,因为白青说从那洞里可以看到天上星辰。是像个家的样子了。

安小乙每日练习阿爷传授的拳法,一日也不曾间断,白青也总是坐在一旁加油鼓掌。小乙向老板娘讨教投掷之法,老板娘也悉心传授了看家手法,此时他已能用石子轻松击中十余丈外大树树干。老板娘说这需要常年不断的练习与领悟,并非一日之功,但要成为绝顶高手,则是需要上天眷顾了。有时顾大娘让他杀只鸡,他也会试试身手,三丈之外偶有一次击中鸡头也会让他兴奋半日。

这天夜里,狂风大作,不一会便大雨倾盆,在这时节还有这等大雨倒是极不常见的。小乙点上炭火,二人坐在火旁看着雨水从洞中灌入,倒是也不觉多少寒意。往常一样,二人相互聊着白日见闻,气氛也是异常欢乐。小乙脱掉上衣露出强健身体,还特意跑到那三尺雨中打了一套拳,白青咯咯笑个不停。打完后他披上外衣,到炭火旁取暖,看着白青憨憨笑着。

他发现白青脸色不太好,关切的问,

“小青,你这是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么?”

苏白青按着肚子,脸色煞白,

“肚子不舒服,可能是吃坏肚子了。没关系,休息一会就会好的。”

说完她便起身,正要回到小床之上。安小乙“啊”的一声,满脸的惊恐之色,

“小青,你流血了!到底哪儿受伤了!哎呀,我得带你看大夫去。”

苏白青捂着肚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安小乙上前,一把将她背到背上,正要向外跑去,才想起门外那狂风暴雨。于是他放下白青,抓起一块床板,与棍子一齐绑缚到背后,双手抱起白青,冲出门去。刚出门不远,二人都已然全身湿透。他左手将白青的头按到自己颈边,想为她挡下更多风雨,他感到一阵暖意,正是白青脸颊贴在胸前,还伴着急促呼吸。

安小乙记得几家医药铺,可在这风雨之中,却完全失了方向。他抱着白青在这大街上四处乱跑,急得大喊大叫,叫声瞬间被风雨之声湮没。这条街道已经跑到尽头,他失望的转身,那店招却让他欣喜若狂,正是那“陆家药铺”。他想也不想,上前把店门敲得啪啪作响。

拍了好一会,只听店中传来女子叫喊之声,

“谁啊,再敲老娘用针扎得你话都说不出来!”

然后一块门板向内开启,安小乙正要进入,却被自己背的床板挡在门外。

“大娘,我弟弟受伤了……”

还没说完,他就挨了一个巴掌。

“大娘,你倒是再叫一声!”

安小乙满眼金星,稍微一缓才仔细观察这门内女子。只见她手持烛火,身穿淡黄布衣,身后披着灰色长衫,长衫拖在地上,似是男人衣物。及腰长发散在胸前,看不清五官样貌,但依稀能看出脸色有些发黄。安小乙浑身一个激灵,也是被这扮相下了一跳。

“姐姐,这是我弟弟,他受伤了,你能看看么,你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那女子把烛火凑近苏白青,两指搭在白青腕上,然后白了安小乙一眼,

“你就在这待着。”

安小乙轻轻放下白青,那女子扶着白青进到内间去了。

不多时,女人走了出来,冷冷的对安小乙说道,

“救不了了,准备收尸吧。”

安小乙大惊,哭喊道,

“啊,不会啊,姐姐你救救他!一定要救救他!”

女人满脸嫌弃,使劲把他向外推,

“把你的门板放下,看那雨水全进店里来了。”

安小乙迅速放下门板,一下冲了进来,一把抱住女子大腿。

“姐姐你一定要救他,要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你能救她。”

女子拔腿不成,无奈至极,也只好任由他抱住。她托腮想了片刻,眼珠一转,

“这样,你啊给我干三年苦力,我就救他,要知道救他可是要消耗本姑娘十年功力,你倒是不亏。”

“好好,我同意。”安小乙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女子瞠目结舌。安小乙说完也是心中迷惑,怎么医生还会消耗功力,不过回头一想,阿爷的故事里,也有那江湖高手消耗功力救人,便也不再多想。

“还不放开我!”

安小乙赶紧放开,抬头看着女子。只见他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嘴唇暗红微微有些干裂,一张鹅蛋脸,虽说肤色不太好,长得也还算是标志。

“治好了,你可以进去看看她。”安小乙眨眨眼,飞快冲了进去,身后缓缓传来一声,

“不过先把身上雨水弄一下。”女子大怒,

“你这小子。”说完她也跟着小乙冲了进去。

只见苏白青坐在床边,用刚才女子身披的那件长衫裹住身体。

“小青,你没事吧。”

苏白青脸上一片艳红,不敢说话。安小乙看看白青又回望女子,甚是迷惑。

“你可是要为我做三年苦力哟,我可是记下了。”那女子轻声笑道。

安小乙眨眨眼睛,

“那我弟弟他没事了么?”

“到现在还弟弟呢,哈哈,你这小子着实可爱啊!”说完女子走上前来,双手捏住小乙脸颊,把这脸变换成各种样子。白青看到也是笑出声来,小乙看她没事,也是傻笑起来,口水流出沾到女子手上,那女子慌忙抽回手,又把那口水擦在小乙身上。

“你这小子口水这么多,这也难怪,老是守着这么个漂亮小姑娘,谁能不动心啊。”

苏白青脸色红韵还未退下就又红艳起来。

“你俩叫什么名字。”

“我叫安小乙,我弟弟,不对,我妹妹是苏白青。”

“我一看你俩就不是亲生兄妹,果然如此。”女子坐到白青身边轻声道,

“这小子以后就在我这干活了,白青,你就来陪姐姐好不好?”

安小乙已经习惯,似乎所有女人都喜欢这个小姑娘,心里也是喜滋滋的。

“这个……”

她没有回答,只是望向安小乙。

“臭小子,你敢说不,信不信我把你牙齿拔光,还天天喂你吃硬馒头。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

苏白青大笑起来,不知为何,对这女子倍感亲近,虽然顾大娘和老板娘都对她很好,但在她身上才有这种不一样的感觉。她微微点头,那女子开心的站了起来。

“我这里啊虽然不大,但是多有人情味。”

“还有药味。”安小乙打断她的话。

“你给我滚蛋。”

女子呵斥了一声,又转向苏白青,温柔道,

“有空呀,就跟着姐姐我学学医术,以后治病救人,多好啊!”

白青一直想学点什么东西,听她这么一说也是有些心动,她想了想,喃喃问道,

“姐姐,小乙哥能不能也在这,如果他不在这,那我也……”苏白青说完低下头去。她是真喜欢这个姐姐,从见到第一眼起,姐姐这样吵吵闹闹让她很开心,她也知道姐姐是在逗弄小乙,并非对他不喜。

“这个小混蛋嘛,让我想想,我想想。”

她盯着小乙走来走去,反复几次之后,这才说来,

“算你小子运气好,拿块棕垫,睡外边。”说完她从床下取出棕垫,扔给小乙。

小乙满头雾水,看看白青又望望那女子,他轻轻咽了咽口水,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

苏白青一愣,这才发现,她和小乙一样,到现在为止都不知这女子姓名,就答应了她要住在这里。

那女子看出二人心思,哈哈一笑,眯眼看着白青,

“陆子苓,你看,我俩这名字呀都带中药,这每日闻着药香,再好不过了。”

白青拍手笑道,

“苓姐姐,你名字真好听。这药店就你一人么?”

“是啊,该死的全死了,就我一个。还有,以后直接叫姐,把那苓去掉。”

“嗯,姐姐。”

“姐姐。”安小乙跟着叫道。

“你还不快滚出去,把门关上,就垫在柜前。”陆子苓说完抓起一件棉衣丢给小乙,又在他屁股上轻踢一脚。

安小乙接住棉衣不住挠头,他走到外间,把门上好,将棕垫铺在柜前。他坐在垫子上,有些糊涂,莫名其妙的就要为这姐姐做工三年,莫名其妙的就要到这里住下,还有这姐姐是如何治好白青的伤……他心里虽乱,却还是有些欣喜,阿爷在时,也是这样对他骂骂咧咧拳打脚踢。突然他好想阿爷,心中有些酸楚。

门外雨声渐止,里间二女谈笑之声却大了起来,他知道白青很是开心,自己也是有些欢喜的。他闭上眼睛,不一会便沉沉睡去,梦里他偷阿爷的酒喝,被阿爷一把抓住,凑得屁股通红。

第二日天未亮,小乙就起了床。他一到这个时辰就再也睡不着,这也是阿爷从小让他养成的习惯。他轻轻打开店门,坐在店口,静静看着天空。他本想去烟雨楼帮忙,却只怕这门若是不锁,会有人惊扰了姐姐和白青,更重要的是,他怕自己回不来。雨早就停了,可这天空中依旧看不到星辰。他仔细回想,虽说这里比较偏僻,但定然是来过的,他能记住他见过的每一个人,也肯定从未见过这个姐姐。但是这个姐姐定然是没有恶意的,他知道一般嘴里狠的女人,心底大都是很脆弱的。不知为何,他此时有了一种想要去保护这个姐姐的冲动。

天空慢慢晴朗起来,可这内屋里却依旧没有一点动静。而这店外也是半天不见一个人影,清冷至极。安小乙在手心哈了口气,这一场夜雨似乎散尽了大地温度,一下变得异常寒冷。也是奇怪,这条街上的店铺似乎都没有要开张的迹象。小乙四处转了转,只见一股溪水从山上而来,顺着街道旁的小沟缓缓流下,最终汇入沘江。相对其它街道而言,这条街巷确是窄了些,也清冷了许多,铺街石上断断续续长了不少青苔,似乎已经很少有人在此走动了。而这“陆家药铺”是这街道最里的一间,若是在这集镇之中评个最差位置店铺,那它肯定是当仁不让了。

小乙逛了几圈,整个街道依旧是毫无动静,索性就在街口买了馒头回来,想着姐姐白青一会儿起床就能吃到早餐。可直等到日上三竿,屋里依旧毫无动静。安小乙满脸忧郁,不敢走,更不敢去敲门。眼看已到正午时分,里屋终于打开,只见陆子苓似昨晚一般走了出来,只是身上没披那件男子衣衫。安小乙看着他扬起嘴来,笑得很不自然。她这身打扮大白天都让人心发慌,若是晚上出门也定会将人吓倒。安小乙递给她馒头,他抓起两个,自己咬了一口说,

“凉了。”

然后把另一个馒头递给身后一人,正是白青,她跟在姐姐身后,小乙却是一点没有看到,可能是白青比姐姐矮上半个头,又紧跟在身后的缘故。她俩啃着馒头,来到街道上。陆子苓边吃边活动筋骨,还催促着小乙白青一起跟上。正午艳阳高照,只见幽静街道的最里处,三人齐做“养生操”,其中还有两位边做边啃着馒头,场面甚是诡异。

“小青,咱们快去烟雨楼,顾大娘可要责骂我们了!”

“你这小子,不是说好在我这干活,想赖账么!”陆子苓斜眼看着小乙。

小乙抿嘴道,

“不是姐姐,顾大娘他们都很照顾我们,不去打声招呼太不好了,再说你看你这一个病人都没有……”小乙看看空无一人的街道,有些好笑。

“嘿嘿,那你别管,想做事还不容易,保管你从早忙到晚,总有收拾你的法子。”

“姐姐,那我能不能上午在你这,下午到烟雨楼,这样两边都不耽搁。”

“得得得,你俩还是过去打声招呼,饭点忙完之后给我回来。”

“嗯。”

二人一齐点头,慢慢朝烟雨楼方向走去。这一路逐渐热闹了起来,烟雨楼和往日一样,大堂之中聚集了各式人等,所剩空桌也是寥寥无几。小二们出前入口,好一番忙碌。

二人走进后院,被老板娘抓个正着,她笑眯眯问道,

“你俩这么晚才来,昨晚干嘛去了。”

老板娘将小乙打发走,把白青拉到身边,好好看了一番。白青红着脸把昨夜之事讲述一遍,老板娘哈哈笑得花枝乱颤,伙计不觉好笑,不住朝这边看来。老板娘让白青坐在椅子上,

“嗯,大姑娘了。”

白青脸羞得更红。

厨房里,陆大娘听小乙说完,也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她也是大笑一阵,

“你这臭小子,”

然后她贴在小乙耳边消消说了几句。安小乙听完脸上也是一片火热,只是他肤色黝黑,看起来倒是有些发紫。不过,如若这事不是发生在白青身上,只怕他也不会这么冲动了。

“你以后可要多疼惜白青。”顾大娘似有些怜悯,叹息一声,

“这陆家姑娘,也真是命苦,看她如此要强,心里就更是难受了。你俩要去那里给她帮忙,我肯定很愿意的,至少能有人多陪陪她。小乙啊,你要多帮帮你陆姐姐,知道么。”

小乙对这姐姐有好感,急忙点头。顾大娘向小乙挥挥手,转身忙活,她口中喃喃,

“这陆家孩子可是一天天看着长大的……”

安小乙刚要出门就又被顾大娘喊住,

“小乙,给你说个事,这陆家女子要强的很,别人要想给她送点东西是绝对不肯收的。我想你白青和她三人这么投缘,何不每晚将她拉到烟雨楼来吃饭,至少热热闹闹的,有点人气。”

小乙眨眨眼,有些疑惑,

“顾大娘,可以么?”

“怎么不可以,就多双碗筷子的事。你最好还是让白青去拉她过来,我看这小妮子比你管用。”顾大娘拍拍他的头,满脸欣慰。

安小乙有些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

出了门,老板娘向他招手,他走了过去。白青坐在老板娘身旁,微笑看他走近。

“小乙,这事我也听说了。这陆家姑娘,当年她家发生这么大的事,我也是听说过的,只是没能见上一面,拖人送去一些金银,也都被退了回来。你要是去她那,我倒是很愿意的。”老板娘又看了看白青,继续道,

“我觉得白青跟陆家姑娘要好,可以跟她学医,以后有个小伤小痛的,自己就能照顾。”

安小乙使劲点头,又听老板娘道,

“至于小乙你啊,若是能在我这我当然喜欢,刚才与白青商量了一下。白天你就给陆姑娘帮忙,下午客人最多,这时再来烟雨楼搭把手就很好,最重要的是让白青把陆姑娘一齐拉过来,大家热热闹闹吃个晚饭。”

“咦,老板娘,你怎么和顾大娘想到一块去了,她刚才还让我跟白青说这事呢。”

老板娘笑意研研,微微颔首。

客人散桌,伙计们都忙着收拾,小乙在后院杀鸡宰鹅,好一通忙活。老板娘见他已能用石子,在一丈之外准确击中鸡头,也是大感欣慰。她心想这小子悟性尚可,也从不偷奸耍滑,只怕假以时日还真能有一番作为。

顾大娘端了一小罐汤过来,舀出一碗递给白青,之后又给老板娘来了一碗。

“顾大娘你也一起喝呀。”

她摸着白青的头,温柔道。

“嗯,小丫头长大了,大娘就不喝了。这红枣花生汤,虽说材料不起眼,效果却是极好,再加上些红糖,滋味也是不错。”说完她向老板娘挤了下眼,便回她的厨房了。

老板娘喜滋滋的喝着汤水,眯眼看着白青,

“啧啧,今天倒是沾了你的光哟!”

白青呵呵轻笑。

“这顾大娘其实还有一个女儿的,死的时候和你年龄相仿,要是还活着怕是也给这老顾家添上外孙了。”

白青满脸错愕。

“白青,你一会先回你陆姐姐那,差不多时辰把她带过来,我还真是有些想见见她呢。”

“嗯,我喝完这碗汤就去。”

太阳西斜,食客渐多,这前后院众人和往常一样,井井有条的忙碌着。小乙四处穿插,干起了跑堂的活,只是那身后黑棍比较扎眼,引来一阵议论之声。

又过好一阵子,天早已全黑,天空之中挂有一丝月牙。整个大堂也只剩下几桌酒客,伙计们正在后院开心准备着自己人的吃食。

正此时,一位十二三岁小姑娘跨步进来,满脸笑意,嘴角浮起一个小小酒窝。她用手拽着一人衣角,只见那人身材修长匀称,一身淡黄色衣衫,长发散乱披在身后,面容虽有些憔悴,却仍能看出秀丽容颜。

来人正是陆子苓。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武侠小说 都市爽文
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武侠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武侠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神龙法师异界游
    神龙法师异界游

    武侠 / 林恩,露易丝

    2019/04/11 | 10 人已阅

    评分:5.0

  • 命逆乾坤
    命逆乾坤

    玄幻 / 夜天,东宫雁

    2019/04/11 | 9 人已阅

    评分:5.0

  • 无敌魔剑
    无敌魔剑

    武侠 / 张凯枫,倾雪

    2019/04/11 | 10 人已阅

    评分:5.0

  • 魔灭九重天
    魔灭九重天

    玄幻 / 凌雨枫,小曦

    2019/04/11 | 9 人已阅

    评分:5.0

  • 大明卿士
    大明卿士

    穿越 / 曹唯,梅轻柔

    2019/04/11 | 7 人已阅

    评分:5.0

  • 叶剑风云
    叶剑风云

    武侠 / 小易,風空

    2019/04/10 | 11 人已阅

    评分:5.0

都市爽文
都市爽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爽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爽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